北京一大厦部分楼体坍塌 一人轻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 > 正文
2019-06-17 11:02:58  彩盈生活网
北京一大厦部分楼体坍塌 一人轻伤

许久以后,一声悲凉的叹息响起,似乎传遍诸天外界,姜遇忍不住抬头一看,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惧意凉彻到心底。那名伟岸的身躯,疑似成仙的巫祖,双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侧,从他的颈部缓缓流出一丝丝血迹。独远,暗暗所思,道“你说得可是蜀山仙剑派的司徒掌门!?”“我的眼光不错吧,这位兄弟的实力让人佩服。”全不否在一旁忍不住说道,像是邀功一般看向他的师兄。

“不用追了!”刚才反噬一击,着实是令这位西域僧人面色虚浮。晚宴之上,众人皆是兴奋异常,喜笑颜开。

  这里

  是一片写满忠诚

  倾洒热血的红土地

  这里

  当年妻送郎,母送儿

  父子同心上战场  

  江西省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内展示的草鞋和制作草鞋的工具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这里

  是赣南原中央苏区

  红军长征的出发地  

  江西省于都县的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 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85载沧海桑田

  历史的记忆依然鲜活如昨

  铭刻在人们心底,永不磨灭

  来吧

  与新华社记者一同再走长征路

  聆听那些感人至深的红色故事

  八子参军,无私无悔

  新华社的前身――红色中华通讯社

  曾记录下一个真实事件

  1934年5月10日

  《红色中华》刊登的文章是这样描述的:

  “下肖区七堡乡第三村有一家农民,

  他们共有弟兄八人……

  全体报名加入红军,

  日前他们已集中到补充师去了。”

  因世代受地主剥削

  沙洲坝下肖区七堡乡的杨荣显一家人

  曾一度穷困潦倒

  共产党抵达瑞金后

  分了田、分了地

  杨荣显家的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怀揣着那颗感恩的心

  杨荣显将八个儿子全部送去参加红军  

  在江西赣州市上演的大型赣南采茶歌舞剧《八子参军》 新华社记者 周科 摄

  可是,战火无情

  孩子们再也没有回来

  八子均壮烈牺牲

  17棵青松,种下信仰和情怀

  “见松如见人,

  上山看看父亲当年手植的青松,

  就是一种念想。”

  瑞金“红军村”华屋

  80多岁的华从祁

  在后山一棵写着华钦材的湿地松前

  默默跪拜祭奠  

  2019年5月6日无人机拍摄的江西华屋村 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岭上葱茏,青松挺拔

  一阵风来,松涛阵阵

  仿佛在诉说着华屋

  那段红色的历史

  85年前的一个夜晚

  妻子即将临产

  26岁的华钦材泪眼中挥手告别

  与村里16位华氏兄弟参加长征

  出发前

  他们来到岭上栽下17棵松树

  并告知家人“见松如见人”。

  17位兄弟们相互约定

  革命成功后一起回家

  若有人牺牲

  幸存者要为牺牲者孝亲敬老

  青松依旧在,不见儿郎归

  17位华氏子弟

  都壮烈牺牲在长征途中  

  江西瑞金华屋村内的红军烈士纪念亭 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当时瑞金24万人

  其中参加红军的4.9万人

  牺牲的烈士中

  有名有姓的达17166人

  75双草鞋盼君归来

  有一种感情

  融家国情怀和坚贞爱情于一体

  她说:“你信红军我信你,家里我会照顾好。”

  他说:“革命胜利后,我一定会回来!”

  一生守望他,青丝到白发

  赣南瑞金

  还流传着这么一则“军嫂”陈发姑

  一生守望红军丈夫的

  “悲壮红色爱情经典”

  丈夫穿着妻子打的草鞋走了

  留在家里的陈发姑眺望村口

  一年又一年

  想着当红军的丈夫要走远路

  一定要很多双草鞋

  每年给他编一双草鞋

  新中国成立以后

  陈发姑每逢有客人来

  总要上前打听:

  “我家朱吉薰有什么消息?”

  誓言无声,发已白

  痴心等候,你何时归?  

  在江西省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的展柜里,珍藏着一双绑着绣球的草鞋。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008年

  守候75年的陈发姑走了

  留下75双草鞋

  那是爱情的模样

  马前托孤为革命

  在兴国县的革命烈士纪念馆

  伫立着这样一尊雕像

  马背上的女子双眼饱含深情

  手中托着尚在襁褓里的婴儿

  马下接孩子的大娘难抑悲伤

  这是红军女战士李美群的故事

  1934年

  初为人母的李美群

  正面临一个艰难抉择:

  前方战事危急

  她还未来得及照看刚出生的孩子

  就收到了归队命令

  李美群没有犹豫

  革命要成功,必须得做出牺牲!

  她忍痛将尚未满月的女儿交给他人

  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奔赴战场

  她还想抚摸一下女儿的面庞

  亲亲那双稚嫩的小手

  可是那紧急的战事不容她犹豫

  却不曾想

  那一次托孤竟是永别  

  在兴国县革命烈士纪念馆的李美群雕像。

  1936年春天

  受尽折磨的李美群在狱中病逝

  年仅25岁

  背着金条去乞讨

  宁可乞讨度日

  也坚决不动公家一分钱

  这是刘启耀的信念

  80多年前

  时任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启耀

  在战斗中负伤

  和组织也失去联系

  带上游击队用作活动经费的金条

  他踏上秘密寻找党组织的路途

  一路上

  刘启耀乞讨度日,生活困苦

  却始终没有动金条

  最终

  一路乞讨、忍饥受饿的刘启耀

  将金条完整交给了党组织

  以刘启耀为代表的苏区干部

  铸就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苏区时期

  参军参战的赣南儿女有93万余人

  占当地人口三分之一

  仅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10.8万人

  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

  平均每公里就有三位赣南子弟倒下

  赣南中央苏区的老百姓

  铁了心要跟党一起走啊!

  听,那悠扬的苏区民歌在唱:

  “哥哥出门嘞当红军,

  笠婆挂在他背中心,

  流血流汗打胜仗,

  打掉土豪有田分嘞。”

  来源:新华社

  记者:李兴文、高皓亮、邬慧颖

接下来的一刻,他将踢云乌骓马身上的储物皮袋平铺在地上,再将鲨皮袋置于其上,随即将鲨皮袋中的一应物事逐一取出,检视了一番。石暴不由得生出了戏耍之意。

  时隔21年后将再开“齐迹”巡演;即将失业时凭《心太软》爆红,直言自己的歌不伟大更不适合参加综艺竞技
  任贤齐 从没觉得自己红过,所以我不算过气

  《心太软》《爱像太平洋》两张专辑不但捧红了任贤齐,也成为那个时代的音乐标签。

电影《星愿》

电影《夏日么么茶》

电影《意外》

  自从被杜琪峰“一眼望穿”后,任贤齐就走上了一条“反派”的不归路。

电影《大事件》

为出演电影《跑马》,任贤齐经历了痛苦的增肥和减肥过程。

为出演电影《跑马》,任贤齐经历了痛苦的增肥和减肥过程。

  “齐迹”演唱会。

  1998年,“齐迹演唱会”轰动一时,久未在内地开演唱会的任贤齐也在21年后,带着它再次回归。毕竟在大多数人心里,任贤齐这三个字代表的经典太过具体,他决意让一切不变味,为听众献上一生难忘的表演。

  大概因为姓任,任贤齐说自己是个很任性的歌手,爱干吗就干吗,但要做值得、有意思的事。他觉得,自己的性格无法彻底融入娱乐圈。也明白每个人的事业都是潮来潮去,从来不怕“被取代”或是过气,因为能把自己淘汰的只有自己:“每个歌手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比如崔健大哥、李宗盛大哥、小虫老师,他们都是标志,会被谁取代吗?我有我的风格。只能是哪天我自己不争气,去接大量的商演,那才会把这些经典给毁了,消耗自己的事我通常不愿意去做,也很珍惜每个唱歌的场合。”

  至于有人说他消失、退休或人气不如从前,“我一直问‘过气’的定义是什么?如果不红叫过气,那我就没觉得自己红过,所以不算过气。”

  《心太软》爆红,人也有点“大头症”

  那一年的任贤齐,差点得了“大头症”(飘飘然),因为他实在太红了。

  1996年,凭一曲《心太软》,这个留着波浪卷长发、单眼皮眯成一条线、嘴巴上方有颗小痣的阳光大男孩儿红遍了亚洲,这首歌也被誉为卡带时代最后的辉煌。一般流行歌曲影响的大概是二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而它却是“小到刚会走,上到九十九”,大街小巷、电视校园里,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这首歌,而2600万张的销售纪录更被列为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十件大事”之一,横扫颁奖礼,各类大奖拿到手软……

  突如其来的名利与赞誉让任贤齐有些错乱,回忆当初,他说那时的自己比较狂傲、些许嚣张,渐渐发现对录音没有了耐心,“当所有人都在赞美你,所有人都捧着你,没有人敢对你说‘不’的时候,你很容易飘飘然,他们管这叫‘大头症’,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唱一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不断折磨(录那么多遍)?我不再去揣摩怎么唱才能进入听众的心,因为唱歌可能有一百种方法,只有一种是最单刀直入、切中主题的,但当时我不愿再去试了。”

  那时,任贤齐觉得自己安于现状就挺好,唱歌既然技巧会了,自己现在又这么红,为什么要一天到晚吹毛求疵,他开始看着手表计算怎么用最短的时间了事,直到录音的时候小虫跟他说“小齐,你,心变了”。

  起初任贤齐不以为然,他觉得有些东西(打磨歌曲)尽管很好,但会榨干你的心力让你疲惫,得到的回报也没法用具体利益去衡量。他持续迷失着,换来小虫冷冰冰的一句“你去照照镜子”,“我当时问他照镜子干吗,他说‘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面目可憎’,你现在也一样,当你心不在的时候,眼神都会变得不一样。”

  从那时起,任贤齐开始每天在镜子里认真审视自己,突然发现,自己活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回想刚出道时,也觉得一些明星很不认真,经常迟到早退,他扪心自问“我也要成为这样的人吗”,“其实艺术创作很奇怪,当你只想着卖钱的时候,就少了一种热血,也少了一种生命。还好有虫哥这样的恩师看着我,我很快醒悟了。”他停顿了片刻,“我能这么成功,不是只靠我自己,而是因为我身边有这么多人帮我,名利要看淡一点,把自己归零,你才能够往下一步走。”

  别人等着看笑话 他恐慌

  音乐路上的任贤齐算得上大器晚成,大学就签约做了歌手,成名时却已不是现在一般年轻歌手的年纪。1996年底,失意的他前往美国录制在滚石合约期限内的最后一张专辑《心太软》,如果销量依然低迷,他将离开滚石。是小虫保住了他,“我当时面对着很多人的希望,家人、虫哥,就觉得压力排山倒海,那两句歌词‘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都是亲身经历。不仅是以爱情为出发点,还包括亲情、友情,所以唱得刚刚好。”

  任贤齐回忆,当初只知道这是首好歌可能会红,但在公司没有太多预算和精力去宣传新人的情况下,完全没想到能有最终的成就。到现在,他才明白,这首歌能够引起这么大反响是因为他用一般人的角度去唱:“那个年代,大家都面临着彷徨和忐忑,竞争、压力,这首歌可能就让大家把这些压力释放了。”

  虽然有过短暂的迷失期,但任贤齐也曾感到过恐慌,他依稀记得《心太软》之后有一大批人等着看他的好戏,坊间开始揣测他能红多久,甚至笑话他“肝太硬”。他开始思考,越来越觉得一炮而红是老天给的运气,最慌张时,他抓着小虫问接下来要唱什么,“他说你把自己归零,以前的成绩只是基础,千万不能沾沾自喜,或者一路吃老本。”

  “我的歌不是去取悦人,也没那么艺术”

  “把自己归零”,也成为他日后的做事习惯。1998年,新专辑《爱像太平洋》再次震荡了华语乐坛,除了爆款《伤心太平洋》《我是一只鱼》《任逍遥》,与阿牛合唱的《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受众群体甚至超过了《心太软》,一度成为所有节目、晚会的必备曲目。那个时候听任贤齐的歌就是种前卫,就像上体育课时班里的男生可能会集体起哄“对面的女生看过来”,“对面的女生”则会大喊一句“神经病啊”,是80后、90后不可跳过的集体回忆。

  即便如此,任贤齐还是认为他自己从来没有红过:“可能是我幸运吧,有滚石这么好的唱片公司,有很好的制作人和创作者,(这些歌)经得起时间考验,能够流传下来而成为经典。其实想想自己的歌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也没得过很重要的奖项。我一直觉得我的音乐要去拥抱不同的听众,我不是去取悦你,而是让你感动,所以我通常没把我的音乐设定得多么伟大、多么深奥、多么艺术,就觉得流行音乐要能让人听得懂。”

  尽管任贤齐一再说自己的歌不高深,但他对每一次表演都有着一股较真劲儿,很多人都问他《心太软》你唱了几万遍了,不腻吗?“我只能告诉大家,每次唱的时候我的心态都很虔诚,有很多人可能这辈子是第一次来看我的演唱会,这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上台唱歌。”他说这是一种“精神武装”,“我完全可以打诨,随便一唱,不用真挚的感情去打动人,那观众又会得到什么?很多人买票来看演唱会,甚至排了很久的队,你有义务唱到别人心坎里。”说这话时任贤齐眼神坚定,“让歌迷这辈子都记得这次表演,这是我从五月天身上学到的。”

  杜琪峰看出他的邪气,从此走上不归路

  音乐之外,当演员也是任贤齐极为看重的事情。这几年他一直专注于表演,快消品时代,他依然选择为角色牺牲一切,赌上所有档期。“以前我的角色都跟歌手形象很近,从《星愿》到《夏日么么茶》,还有《嫁个有钱人》都是老好人。”直到遇见杜琪峰,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2003年的某一天,电影《绝种好男人》的庆功宴上,微醺的杜琪峰睁大眼睛望着任贤齐,沉默些许突然念道“你该去演银行劫匪”,“我当时也不理解,他叫我聊剧本,一句对白都没有,我一直问他为什么是我,他说我在你眼里看到一股邪气,你演坏人会让人不寒而栗。”

  原来杜琪峰注意到任贤齐读书时是运动队的,那种杀气腾腾的对抗性正符合凶巴巴的反派形象。从2004年的《大事件》开始,任贤齐便走上了反派的“不归路”,无论是《放・逐》中的陈司警、《意外》中的陈芳洲、《夺命金》中的张正方,还是2016年《树大招风》中的叶国欢,他满脸痞气,再不是当年那个傻里傻气的洋葱头(《星愿》中角色)。“我在杜导身上学到太多,他说一个歌手演一部戏,如果让人家觉得你还是任贤齐,你就完了,要放下歌手的身段。所以当演员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对白都可以讲,我会转换成另一个人的生活,而且拍摄期间不会去做其他任何事情。你想想如果带着劫匪的心态在舞台上唱歌,多奇怪啊。”

  小齐的“任”性词典

  A 上真人秀是消耗自己

  “我不太想去,因为没有获得,只是在消耗自己。”这些年来,任贤齐收到过很多真人秀的邀约,但他却更喜欢去可可西里拍拍纪录片,走走茶马古道、丝绸之路,“很多人说我很奇怪,一些真人秀给那么多钱,但我不去。可我是歌手,更看重获得,如果只是玩游戏、滚呀爬呀之类的没太大必要。虽说拍纪录片的地方又累又苦,但我觉得这不是一般人能去的,不仅能看到绝美的风景,还能采风听听当地的音乐。”

  B 我的歌不适合去比赛

  至今,都有网友在推举任贤齐去参加《歌手》等竞技音乐类节目。但他自认唱不过别人。“我唱歌比较随性,这种粗线条不太适合去比技巧。我不是个全能歌手,有我自己的路,音乐也很难比较。”

  他举例说,节目的娱乐导向会制造紧张刺激感,“如果我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你觉得我会赢吗?(大笑)不会的!像这种纯纯的少男之爱,那种冲动你要真切唱出来,所以有些歌不适合比赛,就像我简单直白地认为,我的歌都不适合比赛。”

  C 开个唱不赚钱只赔钱

  任贤齐说自己太任性,比如他最爱的赛车,就让身边人每次都很担心,“大家都说受伤怎么办?我只能告诉他们如果想受伤我就不会去。”他习惯把兴趣做到极致,就像对待演唱会的态度,都说开演唱会是为了赚钱,他调侃自己完全是赔钱。灯光、音响、舞台都想更好,制作单位预算就那么一点,他就自掏腰包,“如果我想赚钱,去商演就好了,唱三四首歌拍屁股走人;我想要的是每个来看我演唱会的人这辈子都记得。”他说自己花一年半载拍戏没钱赚也闹得公司哇哇叫,“但这是我的人生,虽不能大富大贵,但起码大家不会饿死。”

  关于《跑马》

  增肥那段日子,感觉“快死了”

  去年,任贤齐接演了电影《跑马》,男主角是个颓废的胖子,但他拒绝利用特效化妆增肥,这个决定遭到所有人反对,“他们觉得没必要。但我认为这是个难得的经历,一是因为没钱没预算,二是我觉得阿米尔汗能做到的事我也可以试试。因为你没有胖过,不知道胖子的感觉,他的人生观、面临的压力,这些是化妆化不来的。”就这样,半年内任贤齐硬生生让自己从148斤胖到200斤,发福的体型也让他与“中年油腻”“岁月杀猪刀”一同登上热搜,表面上他笑着调侃自己是个“有厚度的演员”,但私下增肥的过程却相当惨痛,让他感觉都快“死”了,“卡路里不够要补充巧克力能量棒;机能饮料很甜很黏、很恶心,喝得每天晚上都胃酸逆流,睡不踏实,去医院医生说我患上了‘三高’,身体指数全乱,荷尔蒙也不正常,就是个拿命拼的疯子。”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跑马》即将完成拍摄时,导演钮承泽又陷入性侵丑闻,戏未杀青、剧组解散,让外界为任贤齐“白胖一场”唏嘘不已。问及《跑马》今后的走向,任贤齐说他一直将其放在日程上。“如果续拍或补拍,需要重新胖回去?”“所以我目前让自己不会到最瘦的阶段,因为戏拍到中间就停了,我要静观其变去顺应事件的发展。”

  新鲜问答

  新京报:这次“齐迹”演唱会最后有个歌迷点歌互动的环节,是你的创意吗?

  任贤齐:我自己简直吃饱没事干(大笑)。很多歌迷跟我说你很多歌都不唱,因为演唱会不是唱给歌迷听的,来了一万人,歌迷可能占三成,大多都是带着年轻的记忆跟梦想来的,所以要尽量唱大家都熟悉的歌,但有些冷门对歌迷有特别意义,所以就点歌吧。

  新京报:如今接戏的标准是什么?

  任贤齐:只要有感觉的剧本我都会接,那些太没意思的、搞笑的或者说随意叫我去客串的,我会说拜托你不要找我,剧本烂还会被我骂,我管他,我都是这样子的(大笑)。

  新京报:出道这么多年,觉得自己有变过吗?

  任贤齐:有,我越来越成熟了。以前是“管你那么多,我爱干吗就干吗”,现在要照顾的人越来越多,会没那么冲动。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录音整理/实习生 张博雅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浪儿请言?”“你们竟然敢下套,不怕我们大军的围剿么?”铁手冷声说道。“若是在下不愿意,是不是就走不出巫城了?”一名修士沉着脸问道,并非是所有修士都贪图这种诱惑,有人看得十分清楚,如果连性命都丢在巫巢,那所有的一切都是水月镜花,就算是传授仙法又能如何!

本文链接:http://www.kj11555.com/2019-03-31/45022.html
编辑:伊灿灿
人物
家具
女性
文化